A Diaspora to Come

I’d catch any bus that starts with the number nine just to enjoy the city, traversing through the charm and crudeness from up and above. I find it to be one of the few effective ways to appreciate the concrete jungle. It gets too ugly being down and grounded. Crowded, polluted, expensive; angry, impatient, repressed.…

甘今金句

首先和最後,要多謝朋友和自己的內在智慧。 “對得住上帝已經ok,唔駛對得住所有人。” “將你想睇到嘅畫面擺埋係prayers入面。” “尊重個timing。” “華人少咗欣賞同埋感恩。” “神的旨意是塑造自己的過程。” “其他人的福祉與自己的福祉是同一回事。” “投降和順服。” “如何謹守良心。” “要睇聖經,要做。” “留畀個仔。” “智慧嘅開端,是了解邪惡。” “可唔可以講句thank you阿 :D” “令你有passion嘅嘢,有talent,有personality的。” “創業是有無限個挑戰。” “你要保守你心,勝過保守一切,因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。” “事奉。” “關於別人的感受,盡量以對方的感受出發。” “說誠實話 = 保守良心” “有一份安全感先會open up。” “點樣先係對對方好?”呢個係一個life long的功課。” “欣賞神的創造力。” “你唔係一個人。” “我哋都係一樣搵緊。” “小的細節也想得到。” “我而家in progress。” “嘗試扭動噻了好耐的齒輪,會想嘗試新的東西,是一個過程,在每一個階段不停重新尋找意義。” “會有啲辛苦。 “清楚自己價值。” “你準備好被愛未呀?” “你講下妳五樣欣賞自己嘅嘢。” “任由唔開心嘅嘢出現。” “唔會沉溺。” “搵個答案出嚟。” “有個性。” “清楚自己需要。” “唔會迷失自己。” “最近,成日打冷震。” ” 無希望都係一種平安,又可以是種悲哀。” “好同壞?定左同右?” “唔係壞咗,係有不明白的需要。” “有老婆可唔可以對其他女仔有性幻想?” “唔緊要啦,我哋一步一步嚟。” “尊重番個timing。” “IG=形象最大化。” “甘心樂意去奉獻。” “可以用時間代替金錢。”…

零的感覺

今天,一如過往的兩個月,起床的時候都覺得沒有充分休息好,腦袋充滿無情的雜念。在地鐵車廂內,睡眼惺忪的我見證了一個小小的奇蹟:眼前的三位都是同樣繞著雙手,靜靜地坐著;在這不經意的秩序中,我看見了一種奇妙。我閉起雙眼,拋開腦袋,靈感突然閃過:要愛別人,是要放棄控制,全盤交出自己,闖進未知,進入零的感覺。 每次看到你,這種零就變成了混亂又溫暖的無極限,是種令人窒息的感覺。我想表達,卻欲言又止,亦彷彿感受到你緊張的情緒:不斷思考工作,尋找話題,或者以手機填滿空氣中的沉默。我常常在想:「為什麼我們除了工作,就沒有其他話題?」或許正正是因為我們想得太多,所以就沒有話題了。倒不如我們接受,臣服於這種沉默。 有時候,我覺得我們都很相似:內心很脆弱,被踐踏後受了傷,都假裝作沒什麼的模樣;築起圍牆,戴上頭盔,掛起笑臉,讓自己感覺安全無恙。看著你,我內心的圍牆感覺將要成為頹垣敗瓦,我頓時變得很不自在。究竟這種是何方神聖的感覺呢?不是那激烈澎湃的巨浪,而是一種悠然自得的淡水。這就是我想要的親密嗎?還是我們都只是朋友呢?無論如何,為什麼我不能在你面前脆弱,坦誠面對自己的感覺?

終極原諒是承認惡的價值

「如果我不相信別人,就等同於我不相信自己。」她說。 這都不一定是真的。世界上有著太多不同的經歷,我們無法明白每個人的動機和心理;而皆因人類的天性都以自身生存作前提,所以我們會有防禦機制;我們會運用腦袋,以經驗及知識幫助我們分析及判斷好壞,確保自身安全。要假設世界都是內心的投射,都是以自己的過去認知而產生的想法,我們亦同時忽略了別人的動機、表情和態度,否定了自己的直覺及判斷能力。 唯有從經歷和自我探詢中,我們才能深切了解自己的情緒和傾向,認清在什麼時候我們在投射,什麼時候我們在判斷。假若我們從來沒有給予其他人機會表達,給自己機會了解他人,就已經判定他人的個性和情操,很有可能是心理投射。不過,心理投射說到底都只是一個單面向哲學觀點,以唯心主義的角度出發看世界。假設在某個時空,大部分的人都因為苛刻的生存條件而變得自私,變成了社會的客觀狀態,我又豈能盲目選擇相信,放下一切防衛地以善良與世界接軌?我仍然是在投射,還是以理性分析,避免承受不必要的傷害,作出對自己負責任的選擇? 在靈性修行中,我們常說要為自己負上百分百責任,聽起來是個烏托邦世界中人類能達致的終極境界。以現時的集體意識而言,普遍的人仍然未有足夠的修為去理解真正無條件的寬恕。所以,如果我們的目的是改善關係,我們必須要透過坦誠溝通,互相訴諸情緒和觀點,尋求進一步的修正空間。如果我們都選擇為自己所有情感行為負責任,或說要一切從未發生,只是腦袋產生妄念,亦是一個自私的行為。因為我們同時亦奪去了其他人在關係中需要修正的地方,間接地中斷了溝通的橋樑。我認為,我們不能忘記自己仍是血肉之軀,經歷七情六慾都是個必經階段,要勇敢地承認、感受、表達、處理和放下,才能真正修行。

Reaction to YouTube American IMPERIALIST Hong Kong. To what extent should imperialism be justified in the 21st century?

Link to video: https://lnkd.in/eqEb7Ug By Jess Chingwa Ng, Co-Founder and Head of Content, Upleash — Hong Kong Creative Marketing Agency focused on social entrepreneurship and innovation. Disclaimer: Understanding philosophical premises before diving into a political assumption, debate or a claim is important in discerning the truth. In my opinion, this bill is a victory for Hong…